中国建筑业门户网站
设为首页 | 收藏

晚来风急

时间:2019年10月09日        来源:综合         作者:马尚龙

    摘要:自从搬离了淮海路之后,不再是国庆灯火的直接亲历者,不经意间,少了一份不是炫耀的炫耀和不是埋怨的埋怨。


    虽然有谚语说,十月还有小阳春,虽然说国庆节常常地就挨上了温暖的太阳,穿汗衫都会出汗,但是这往往是国庆节的白天,而不是国庆节的夜里。大凡国庆时节,白天东南风拂面,甚至忍不住还要开空调,但是到了晚上七八点钟,疾疾的东北风吹来,两只手交叉着紧抱胸前,还是止不住地打了个寒噤。在一年之中的三大节日里,春节和劳动节的晚上温度是高是低并不关紧,不下雨就行,唯有国庆节,不仅白天天晴很重要,而且晚上的温度更重要。

    因为国庆节的晚上人们通常都在室外,看灯,看焰火。

    从出生一直到年届不惑之后,曾经在淮海路居住了四十几年,可以这么说,是一个国庆灯和火几十年如一年的亲历者,对国庆夜的温度,比住在其他路段的人有更多的体会。淮海路四楼的晒台,近距离直面东北方向人民广场的焰火发射区,自从有国庆焰火开始,一直是一个天然的焰火观景台,观景位置之绝佳,简直可以和从东方明珠看黄浦江焰火较劲。于是,每一年的国庆焰火,这个独用的晒台,就是一个公益的观景台,远亲会挑国庆节从乡下到上海来,不为别的,就为了可以看焰火;近邻会来,因为近邻家里看不到焰火,要好的同学会受邀而来,甚至隔壁弄堂也会有人慕名而来。十来个平方的晒台上,常常会有十来张陌生的面孔。你会高兴吗?不很高兴,因为“外来人员”毫不客气地占据了前排最佳位置,叽叽喳喳,喋喋不休,作为主人却只有在后排加塞的份,偏偏你还不能有任何不快的表示。但是这一份不高兴其实一直在和一份得意隐隐约约地抵消,所谓得意,那就是拥有焰火观景台的得意,甚至也可以说是一份虚荣。

    最佳位置我是可以发扬风格的,但是最佳气候我是无能为力的。朝北的晒台,怎抵它晚来风急。东北风迎面而来,一阵紧一阵,一阵冷一阵,虽然已经备足了罩衫,用不着一小时,人跑掉一半。也有东南风的日子,却也不完美,因为烟火的降落伞便朝着越来越远的相反方向飘去,全然没有了降落伞顺东北风而来的企盼与擦肩而过的失落。于是国庆夜的东南风抑或东北风,一直是无法平和的心头之忧;甚至就很有科幻地想象过,给东北风加温,让降落伞逆风;当降落伞从头顶疾疾掠过而不肯降下来的时候,用竹竿挑挑不到,那么就用弹弓,对着降落伞发射子弹,但是没有一次成功过——与只识弯弓射大雕的成吉思汗比也不能比。

    如果说得天独厚的平台是用来看焰火的,那么住在淮海路,不管是不是看灯,看灯总是国庆话题。今年看灯人多啊,今年看灯人少啊,说起来是有一种淮海路主人翁的快意的;而且住在淮海路的人看灯不用着急,等到晚上十一点过后,看灯人群散去,交通管制已经撤销,淮海路空空如也,于是便出去走走,或者骑了自行车去兜兜风。应该是1971年的国庆之后的几天,淮海路突然大放灯彩,而且交通管制,按照成熟的政治经验,正逢周恩来陪同埃塞俄比亚皇帝到上海,于是就站在路边等啊等,秋风冷飕飕照样等,一直等到十一点多,车队疾驶而过,有人说看到了总理,有人说看到了塞拉西一世皇帝,有人说插国旗的车是空车……唯一可以确认的是,淮海路的国庆灯彩就是在那一年从原来的长龙灯改为天桥灯,不过那时候的天桥灯是竹竿扎起来的,而不是现在不锈钢的。

    在1989年国庆40周年之前,这样的得意一直绵延着。后来人民广场的焰火天幕被楼宇削去一个角,再削去一个角,直至没有了天幕,再也没有人来看焰火了。站在晒台上,听得到远处飘来焰火的噼里啪啦,要推断一下,是浦东的世纪公园?是锦江乐园?是江湾五角场?是虹桥?但是一定不是人民广场。

    自从搬离了淮海路之后,不再是国庆灯火的直接亲历者,不经意间,少了一份不是炫耀的炫耀和不是埋怨的埋怨。离国庆焰火似乎越来越远,但是零零星星的焰火此起彼伏——这已经是“私家”焰火了,那时候还没有烟火禁放,很近距离的,一串火苗升天,头顶一片梅兰竹菊,也不必牵挂东南风还是东北风。一阵近近远远的热闹之后,隐约看见有东西夜色中飘落在阳台,推门一看,竟是一个小小的降落伞,那一个竹竿没有挑到过、弹弓没有射落过的降落伞。


分享:

最新评论 0条评论
  • 推荐视频
版权所有:建筑新网社Copyright@2014,Construction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上海杨浦区营口路588号 18楼 邮编:200433 电话:021-63216799
沪ICP备14023239号